<i id='e3uuz'></i>
<ins id='e3uuz'></ins>

<code id='e3uuz'><strong id='e3uuz'></strong></code>
<acronym id='e3uuz'><em id='e3uuz'></em><td id='e3uuz'><div id='e3uuz'></div></td></acronym><address id='e3uuz'><big id='e3uuz'><big id='e3uuz'></big><legend id='e3uuz'></legend></big></address>
<span id='e3uuz'></span>
    <fieldset id='e3uuz'></fieldset>

    1. <dl id='e3uuz'></dl>

      1. <tr id='e3uuz'><strong id='e3uuz'></strong><small id='e3uuz'></small><button id='e3uuz'></button><li id='e3uuz'><noscript id='e3uuz'><big id='e3uuz'></big><dt id='e3uuz'></dt></noscript></li></tr><ol id='e3uuz'><table id='e3uuz'><blockquote id='e3uuz'><tbody id='e3uuz'></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e3uuz'></u><kbd id='e3uuz'><kbd id='e3uuz'></kbd></kbd>

            <i id='e3uuz'><div id='e3uuz'><ins id='e3uuz'></ins></div></i>

            致她的輕狂歲月

            • 时间:
            • 浏览:19

            高一那一年,秦夏因為一篇寫人的作文而在學校名聲大噪。

            隨之而火的,是她在作文裡描述的那個人:老師塊頭很大,經常穿著一件棕色外套,頭頂上隻有幾根稀疏的頭發,整天黑著一張臉,活脫脫的就像一個黑面羅剎。

            而這篇實在稱不上佳作的文章,也被當事人,也就是文中的黑面羅剎,當著全班念瞭出來,一口濃重的鄉音普通話,配上他標準的陰沉表情,讓臺下的同學們一個個忍俊不禁,又不得不憋住。

            於是就出現瞭這樣一幕,四十多個人的教室裡,一張張憋笑憋得通紅的臉,時不時憋不住冒出來的呼氣聲與黑面羅剎講的一口鄉音普通話相交織,奏出瞭一曲高亢激越的交響曲充斥在秦夏的耳旁。

            “啊!”讀完一篇作文後,臉色愈加陰沉的黑面羅剎象征性地發出瞭他多年來沉迷於書香氣中的感嘆聲,隨之降臨的就是一通慷慨激昂的質問,他伸出拿著作文本的手,朝著秦夏,深惡痛絕地指責,“秦夏同學!你這簡直是赤裸裸的嘲諷!是對老師的不尊重!”

            看著黑面羅剎氣得都快冒煙的樣子,秦夏站在座位旁,大仇已報的喜悅感在心底開出瞭一朵花。她面無表情地應道:“老師,你怎麼能這樣說呢?我寫的難道不是事實嗎?你長得牛高馬大,不就正好烘托出你高大偉岸的形象嗎?你最愛穿那件棕色外套,不就是贊揚你勤儉節約的高尚品德嗎?還有你稀疏的黑發,不就是因為日日夜夜為學生操碎心的表現嗎?”

            秦夏拿出平日裡朗誦詩歌時高昂的情緒,用清晰、響亮的聲音回應著黑面羅剎。她一本正經的模樣與氣得冒煙卻無言以對的黑面羅剎相對比,儼然就像一道墨水硬生生地潑上幹凈的畫紙上的場景,引得同學們紛紛咂舌。

            看著黑面羅剎就像吃瞭一碗芥末一樣的表情,更加使得秦夏亢奮起來,兵書有言,乘勝追擊。深諳其道的秦夏更是抓住這個機會,連忙搖頭感嘆地望著黑面羅剎:“還有,老師,你拿鏡子照一照自己,陰沉的臉加上氣呼呼的大鼻子,真的就跟個黑面羅剎一樣。”

            說完,秦夏還覺得此處應有掌聲,低眉看瞭看沉浸在這場戰爭裡的同學們,問:“你們說我說得對嗎?”

            然而,四周一片寂靜。

            沒有一個人敢公然地對抗黑面羅剎,就算是有秦夏這個勇士帶頭,但同學們深知的是:no zuo no die。

            面對這樣一群不給面子的人,秦夏難免有些尷尬,她連忙用眼神示意平時要好的小姐妹應和,可眼部的肌肉還沒舒展開來,黑面羅剎已然行動瞭。

            黑面一怒,血濺三尺。

            畢竟是從教多年,教人有方的黑面羅剎。原本盡占上風的秦夏很快就從天堂掉到瞭地獄。

            黑面羅剎大手一揮,怒氣滔天地對秦夏吼道:“拿著你的書站到後面去!從今天開始打掃一個月的教室衛生!”

            常言道,好漢不吃眼前虧。原本秦夏可以賣個笑,討好一下怒頭上的黑面羅剎也不至於掃地一個月,但秦夏自詡五尺女兒傢,也是有錚錚鐵骨的人!怎麼能屈服在黑面羅剎的淫威之下?當即,她就朝天翻瞭個白眼,既是對黑面羅剎的不屑也是對迫於黑面羅剎淫威的同學們的鄙視。她拿著書,仰起頭,雄赳赳地走到教室後面,與垃圾桶相伴。

            一場師生大戰還未結束,接下來就是“批鬥大會”瞭,黑面羅剎恨鐵不成鋼地指著秦夏當反面教材,罵道:“說你們是豬,你們又長個人樣!說你們是人,又長瞭個豬腦子!”

            看著黑面羅剎唾沫飛揚地教化一群“朽木不可雕也”的同學們,秦夏無奈地嘆瞭一口氣,隻好無語望天。

            (二)你就像他養的一條狗

            第二天,秦夏與黑面羅剎的大名就已經紅遍校園瞭。

            黑面羅剎雖然隻是秦夏所在班的班主任兼語文老師,但他的名聲遠遠大於年級主任。